新闻热线:86-021-54289818 投稿邮箱 Email:solar18@126.com中国最大生物质能网门户网!
您当前的位置:4U生物科研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天津市“秸秆焚烧”专项整治 发展生物质能打开农作物利用新思路

来源:未知 作者:dzhen2006 2017/03/09 11:23
    4U生物科研网讯:近日,媒体采访了天津市相关的多个部门、多位人员,深度解析《决定》的“前世今生”,再现各方专家意见看法,深入报道秸秆资源化,并从全国两会传来了“秸秆焚烧”的声音。

 

发挥市场作用,建立秸秆收储运体系

 

为鼓励企业进入秸秆综合利用领域,2017年,天津市财政将继续对秸秆收储运体系建设等其他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按新增秸秆综合处理能力给予补助,补助金额为新建或扩建投资的30%,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500万元。

 

不少企业已经看到了秸秆综合利用方面的商机。“《决定》对我们企业来说是利好的,是推动秸秆综合利用项目业务发展壮大的制度保障。”天津市星星源节能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治江说。

 

王治江的名片上还有另外一个头衔,就是星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而这个企业才是他一直以来的主业,主要做楼宇智能化项目。“我一直是在用星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赚来的钱,再投入到星星源节能技术有限公司的经营和研发上。到现在已经先后投入了3000多万元。”

 

12年前,王志江偶然接触到了生物质燃料锅炉这一当时的新鲜事物,觉得可以通过生物质燃料锅炉技术实现秸秆的资源化利用。于是,他在宁河区建立了秸秆能源研发基地,与南开大学、天津市环境工程评估中心一起开展技术攻关,解决了传统生物质燃料锅炉燃烧效率低、排烟温度高等问题,攻克了秸秆高糖分燃料燃烧过程中的严重结渣技术难题。目前已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专利17项。

 

“现在我们的生物质燃料锅炉可以稳定达到1200摄氏度,最高可达到1350多摄氏度,已经投入市场。”王治江说,环境监测机构的监测数据显示,生物质锅炉烟尘排放低于20mg/m3,二氧化硫排放低于30 mg/m3,氮氧化物排放低于40 mg/m3,达到了燃气锅炉排放标准。

 

据了解,这家企业的秸秆锅炉供热示范工程已经在天津市的一些工厂和办公区投入使用,供热面积10万平方米,每年使用生物质颗粒燃料约4000吨,替代燃煤3000吨,每年减排二氧化碳7800吨、二氧化硫30吨。

 

“经过我们测算,产生1吨蒸汽的费用,柴油是616元,天然气是287元,秸秆是126元。目前,我们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秸秆供能合作项目基本敲定,如果项目可以顺利实施的话,既可以满足这家企业的生产用能,还可以每年消化掉周边农村的十多万吨秸秆。”王治江说。

 

在天津,投身秸秆综合利用领域的企业还有许多,这些企业的秸秆利用能力很可观。亚德尔生物质科技有限公司对水稻等秸秆的年利用能力达6.5万亩,彬杉种植合作社对各类秸秆饲料化、燃料化的年利用能力达15万亩,亿源种植合作社对各类秸秆饲料化、燃料化的年利用能力达20万亩。

 

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更需政策强力扶植

 

实现农作物秸秆全量化综合利用是彻底遏制农作物秸秆露天焚烧的根本途径,但现实还存在着不少困难和阻碍。

 

天津市农业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坦言,全市秸秆综合利用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目前全市的农作物秸秆利用主要方式仍是以粉碎还田为主,方式较为单一;农作物秸秆深加工产业的规模较小,带动能力不强;农作物秸秆收集储运服务体系不健全;此外,对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的扶持力度仍需进一步加大。

 

企业也面临着很大压力。王治江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一个村原计划要使用他们的秸秆燃料锅炉为全村40万平方米建筑供热,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使用燃气锅炉。“尽管我们比燃气锅炉有成本优势,但使用燃气锅炉有补贴,这样总体算下来,反而是燃气锅炉合算了。”

 

一位长期研究秸秆燃料化利用的专家表示,农作物秸秆的综合利用技术推广和产业化离不开政策支持。以秸秆燃料化为例,建议根据秸秆资源量和能源需求情况,选取合适区域,进行区域可再生生物质能源的循环产业链示范工程项目试点。通过试点,不断完善政策扶植体系和市场调节机制,培育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链,探索秸秆燃料化、规模化、市场化利用经验和模式,将试点区域打造成为秸秆燃料化利用样板。

 

他建议整合秸秆收购资源,确保生物质燃料持续供应。由于秸秆容易霉变、分布分散、季节性特点明显,收集、储存、运输环节往往成为其燃料化利用的瓶颈。建议鼓励引导建立运行高效的秸秆收储运体系,实现秸秆原料和燃料成品的区域内调配流通,并依据秸秆供应量,制定区域内的生物质燃料替代燃煤计划。

 

这位专家认为,当前诸多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持续性不强的主要原因,就是秸秆收购没有统一的监督和管理,造成秸秆燃料的使用量和价格极不稳定。他建议将秸秆作为粮食的副产品,统购统销。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以村为单位,建立秸秆生产加工存储基地,统一秸秆原料的质量与收购价格体系,结合统一的秸秆原料质量标准,建立质量价格约束机制,保证秸秆原料质量,维护农户积极性。同时,构建秸秆原料、秸秆燃料等产品和技术标准体系,加强质量监管,建立淘汰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相关企业及其产品、服务的档次提升,培育标杆企业。

 

秸秆燃料化产业目前尚处于发展初期,需要政府在政策上予以扶植。在居民供热项目上需要政府合理提供各类补贴,鼓励相关产业发展。

 

此外,秸秆燃料化产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初始投资规模较大,需要在思路和举措上有所创新。需要调动社会各方力量,逐步建立财政撬动、银行贷款、社会投资等多种渠道相结合的多元化项目投融资机制。

 

两会声音

 

建立综合治理联席会议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建议国家建立秸秆焚烧综合治理联席会议机制,统一部署,综合治理秸秆焚烧问题。

 

划分秸秆焚烧污染控制治理“战区”,统一指挥协调。打破行政地理分界的治理隔膜,对区域大气信息共享、分析,确保秸秆焚烧污染治理工作步调一致,达到最佳效果。

 

各地应以大气污染防治法为全面统筹,并进一步细化禁止秸秆焚烧地方性法规。

 

政策引导,疏堵结合,加大秸秆回收与综合利用力度。

 

给予生物质电企新能源补贴

 

全国政协委员朱玉华:建议要加强秸秆综合利用,特别是在秸秆焚烧严重地区,加大对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支持力度,优先将生物质发电企业纳入国家新能源补贴目录,缩短补贴周期,鼓励企业发展。

 

同时,将已建成且并网发电的生物质发电企业纳入国家新能源补贴目录,及时兑现补贴资金。近日,媒体采访了天津市相关的多个部门、多位人员,深度解析《决定》的“前世今生”,再现各方专家意见看法,深入报道秸秆资源化,并从全国两会传来了“秸秆焚烧”的声音。

 

发挥市场作用,建立秸秆收储运体系

 

为鼓励企业进入秸秆综合利用领域,2017年,天津市财政将继续对秸秆收储运体系建设等其他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按新增秸秆综合处理能力给予补助,补助金额为新建或扩建投资的30%,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500万元。

 

不少企业已经看到了秸秆综合利用方面的商机。“《决定》对我们企业来说是利好的,是推动秸秆综合利用项目业务发展壮大的制度保障。”天津市星星源节能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治江说。

 

王治江的名片上还有另外一个头衔,就是星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而这个企业才是他一直以来的主业,主要做楼宇智能化项目。“我一直是在用星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赚来的钱,再投入到星星源节能技术有限公司的经营和研发上。到现在已经先后投入了3000多万元。”

 

12年前,王志江偶然接触到了生物质燃料锅炉这一当时的新鲜事物,觉得可以通过生物质燃料锅炉技术实现秸秆的资源化利用。于是,他在宁河区建立了秸秆能源研发基地,与南开大学、天津市环境工程评估中心一起开展技术攻关,解决了传统生物质燃料锅炉燃烧效率低、排烟温度高等问题,攻克了秸秆高糖分燃料燃烧过程中的严重结渣技术难题。目前已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专利17项。

 

“现在我们的生物质燃料锅炉可以稳定达到1200摄氏度,最高可达到1350多摄氏度,已经投入市场。”王治江说,环境监测机构的监测数据显示,生物质锅炉烟尘排放低于20mg/m3,二氧化硫排放低于30 mg/m3,氮氧化物排放低于40 mg/m3,达到了燃气锅炉排放标准。

 

据了解,这家企业的秸秆锅炉供热示范工程已经在天津市的一些工厂和办公区投入使用,供热面积10万平方米,每年使用生物质颗粒燃料约4000吨,替代燃煤3000吨,每年减排二氧化碳7800吨、二氧化硫30吨。

 

“经过我们测算,产生1吨蒸汽的费用,柴油是616元,天然气是287元,秸秆是126元。目前,我们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秸秆供能合作项目基本敲定,如果项目可以顺利实施的话,既可以满足这家企业的生产用能,还可以每年消化掉周边农村的十多万吨秸秆。”王治江说。

 

在天津,投身秸秆综合利用领域的企业还有许多,这些企业的秸秆利用能力很可观。亚德尔生物质科技有限公司对水稻等秸秆的年利用能力达6.5万亩,彬杉种植合作社对各类秸秆饲料化、燃料化的年利用能力达15万亩,亿源种植合作社对各类秸秆饲料化、燃料化的年利用能力达20万亩。

 

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更需政策强力扶植

 

实现农作物秸秆全量化综合利用是彻底遏制农作物秸秆露天焚烧的根本途径,但现实还存在着不少困难和阻碍。

 

天津市农业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坦言,全市秸秆综合利用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目前全市的农作物秸秆利用主要方式仍是以粉碎还田为主,方式较为单一;农作物秸秆深加工产业的规模较小,带动能力不强;农作物秸秆收集储运服务体系不健全;此外,对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的扶持力度仍需进一步加大。

 

企业也面临着很大压力。王治江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一个村原计划要使用他们的秸秆燃料锅炉为全村40万平方米建筑供热,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使用燃气锅炉。“尽管我们比燃气锅炉有成本优势,但使用燃气锅炉有补贴,这样总体算下来,反而是燃气锅炉合算了。”

 

一位长期研究秸秆燃料化利用的专家表示,农作物秸秆的综合利用技术推广和产业化离不开政策支持。以秸秆燃料化为例,建议根据秸秆资源量和能源需求情况,选取合适区域,进行区域可再生生物质能源的循环产业链示范工程项目试点。通过试点,不断完善政策扶植体系和市场调节机制,培育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链,探索秸秆燃料化、规模化、市场化利用经验和模式,将试点区域打造成为秸秆燃料化利用样板。

 

他建议整合秸秆收购资源,确保生物质燃料持续供应。由于秸秆容易霉变、分布分散、季节性特点明显,收集、储存、运输环节往往成为其燃料化利用的瓶颈。建议鼓励引导建立运行高效的秸秆收储运体系,实现秸秆原料和燃料成品的区域内调配流通,并依据秸秆供应量,制定区域内的生物质燃料替代燃煤计划。

 

这位专家认为,当前诸多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持续性不强的主要原因,就是秸秆收购没有统一的监督和管理,造成秸秆燃料的使用量和价格极不稳定。他建议将秸秆作为粮食的副产品,统购统销。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以村为单位,建立秸秆生产加工存储基地,统一秸秆原料的质量与收购价格体系,结合统一的秸秆原料质量标准,建立质量价格约束机制,保证秸秆原料质量,维护农户积极性。同时,构建秸秆原料、秸秆燃料等产品和技术标准体系,加强质量监管,建立淘汰机制,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相关企业及其产品、服务的档次提升,培育标杆企业。

 

秸秆燃料化产业目前尚处于发展初期,需要政府在政策上予以扶植。在居民供热项目上需要政府合理提供各类补贴,鼓励相关产业发展。

 

此外,秸秆燃料化产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初始投资规模较大,需要在思路和举措上有所创新。需要调动社会各方力量,逐步建立财政撬动、银行贷款、社会投资等多种渠道相结合的多元化项目投融资机制。

 

两会声音

 

建立综合治理联席会议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建议国家建立秸秆焚烧综合治理联席会议机制,统一部署,综合治理秸秆焚烧问题。

 

划分秸秆焚烧污染控制治理“战区”,统一指挥协调。打破行政地理分界的治理隔膜,对区域大气信息共享、分析,确保秸秆焚烧污染治理工作步调一致,达到最佳效果。

 

各地应以大气污染防治法为全面统筹,并进一步细化禁止秸秆焚烧地方性法规。

 

政策引导,疏堵结合,加大秸秆回收与综合利用力度。

 

给予生物质电企新能源补贴

 

全国政协委员朱玉华:建议要加强秸秆综合利用,特别是在秸秆焚烧严重地区,加大对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支持力度,优先将生物质发电企业纳入国家新能源补贴目录,缩短补贴周期,鼓励企业发展。

 

同时,将已建成且并网发电的生物质发电企业纳入国家新能源补贴目录,及时兑现补贴资金。


    4U生物科研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4U生物科研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