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6-021-54289818 投稿邮箱 Email:solar18@126.com中国最大生物质能网门户网!
您当前的位置:4U生物科研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垄断模式下的“塌方式腐败” 窝案和垃圾焚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6/06/24 02:28

垄断模式下的“塌方式腐败” 窝案和垃圾焚烧

(农健/图)

广州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塌方式腐败”窝案近日开庭审理,事涉多个垃圾焚烧项目贪腐问题,而这家国企正是垄断了广州所有垃圾焚烧项目。在这起窝案背后,折射出了中国垃圾围城的复杂性。

“市政府和城管委给我们下的是死命令,不能延期。”2016年6月20日,广州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环投”)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已重新步入正轨,“虽然受到客观因素影响”。

这个“客观因素”已影响广环投一年半时间。2015年初,广环投原董事长潘胜燊落马,随后这家国企及原母公司广州广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日集团”)接连有多名高管接受调查,管理层近乎全军覆没。时任广州市纪委新闻发言人梅河清形容广日集团系列案为“塌方式腐败”。

而广环投几乎独家垄断着广州所有垃圾焚烧项目。2016年5月10日,广环投原企业发展部部长李晓雄在广州市中院受审。庭审证实,广环投在多个垃圾处理工程上存在权钱交易。

这起窝案孕育在一个城市基建独家平台之上。8年之前,广州市政府为解决“垃圾围城”难题,出台“39号文”,将全市大型垃圾终端处理设施的投资、建设及运营权独家赋予广日集团。

八年前初涉垃圾处理业务的广环投,迅速成长为国有控股大型环保产业集团,一度酝酿上市。

这一模式非广州独有,也不仅存在于垃圾处理领域。逐步升温的环保市政类工程投资或已成为新的腐败高发地带。

两千万“好处费”

“项目都按计划在做,重新招投标耽误的工期,都要赶回来。”上述广环投内部人士说,5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和兴丰垃圾填埋场扩容项目均已动工。

据该人士介绍,广环投目前承担了广州市中心城区100%的生活垃圾处理任务,以及广州全市约87%的生活垃圾处理任务。目前,广州市投入运行的大型垃圾处理设施有三:两座垃圾焚烧发电厂(李坑一分厂、二分厂)和一座垃圾填埋场,业主单位均是广环投。

据公开信息,广州2014年生活垃圾日均清运量2.26万吨,其中,除了部分用于资源化回收之外,焚烧或填埋处理的有1.58万吨。兴丰垃圾填埋场既有库容已经填满,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每日处理量在3000吨左右,已不能满足广州市垃圾处理需求。

2012年前后,广州市定下一举兴建5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宏大计划,项目分别选址在萝岗、南沙、花都、增城、从化,由广环投全权投建运营。待计划完成,广环投旗下7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日处理能力将达到1.8万吨,广州实现原生垃圾零填埋。

每个工程的投资规模平均超过10亿元。

“(该单位)在焚化炉、焚化厂的招标上违规中标,有人想从这里获得好处。”2015年3月,时任广州市纪委书记王晓玲在新闻单位新春座谈会上谈到,广州市政府停止广环投原来中标的标书,然后将标底下调15%,再重新发标进行招投标,仅此一项就为市财政挽回了损失数亿元。

窝案中,目前开庭受审的广环投高层仅李晓雄一人。检方指控称,李晓雄单独或伙同广环投总经理白文、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潘胜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848.5万元。同日受审的还有行贿人之一、广东辰裕建设工程公司(以下简称“辰裕建设”)董事长汪清。

庭审显示,大约在2012年,汪清在李晓雄组织的饭局上认识了潘胜燊,并当即向其表达了希望和广环投合作的意愿,潘胜燊表示同意。此后,白文和李晓雄积极和汪清沟通,通过制定倾斜性的招标条件,使得辰裕建设挂靠的单位顺利拿到花都、增城、兴丰、南沙等4个项目。在中标之后,挂靠单位并不真正参与项目施工,而由辰裕建设施工。

为此,汪清向潘胜燊、白文等人支付“好处费”。庭审信息显示,汪清拿下的4个项目总造价约15亿元,其中大项目回扣按照千分之五计提,小项目适当提高计提比例(李晓雄拿三成,白文拿七成)。对潘胜燊,汪清另外给予千分之五的计提。检方指控称,汪清向上述三人一共行贿1930万元,汪清对检方指控没有异议。

利益链条至此露出第一环。

39号文的“一盘棋”

广环投为何能独家获得广州市垃圾处理业务?

“里面没有阴谋。”2016年6月17日,广州市城建系统一位匿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这一模式的开端——穗府(2008)39号文件,称广州市政府的本意是解决垃圾围城和帮扶本土企业。

39号文全称“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2008年10月出台。

通过39号文,广州市政府将涉及交通、水务、地铁、燃气、垃圾处理和城市建设等相关职能和权限,交由重新调整组建的六大政府投融资平台独家经营。其改革目标中居于首位的是“减轻财政压力”。政府还承诺,在各平台不能独立承担债务的情况下,将由市财政负责偿还债务本息。

广日集团作为垃圾处理板块投融资主体,由此获得全市大型垃圾处理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权限。获得特许经营权后,广日集团并未直接接手运作,而是将权限移交给了其与广州诚毅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毅科技”)在2008年3月联合组建的广州环保投资有限公司,即广环投前身。

广环投成立后的第一件事是建设李坑二厂。

不过,李坑一厂一名原高管魏贤(化名)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在广日集团组建广环投之初,业内已知悉政府对垃圾处理板块的全盘规划。

李坑一厂是广州市第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由市政府于2003年投资7亿元建设,2006年10月正式验收。

“因为是第一次,性价比不高。建完以后政府就想,投入这么大,而且工期这么长,就想引入社会资金。引入社会资金需要政府有个投资主体,于是就商量把所有项目归给广日,由广日牵头和社会资本合作,共同成立广环投来负责广州未来所有的固废处理。政府列了个大纲,39号文就是这么来的。”

据魏贤介绍,广州市政府将垃圾处理板块打包交给广环投的初衷,首先是解决垃圾围城,其次是解决广州市国资委下面装备制造企业的出路。

“这盘棋下得很大。垃圾焚烧发电不仅是处理垃圾和发电,还有前端设备制造和庞大的生产管理人员,它可以滚一个大雪球,盘活体制内的不良资产。”而要达到这个效果,必须借助本地企业。

4U生物科研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4U生物科研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