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6-021-54289818 投稿邮箱 Email:solar18@126.com中国最大生物质能网门户网!
您当前的位置:4U生物科研网 > 新闻资讯 > 产业园区 >

地球已经发烧 难民商机并存 新能源主导未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6/12/04 08:44

许多国家也都把发展新能源作为应对金融危机、扩大就业、抢占未来制高点和防止气候变暖的重要手段。新能源政策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耗费比例的20%。

撰稿·陈冰(记者)

各国“新政”

在金融危机面前,世界各国纷纷把发展新能源作为应对金融危机的重要举措。奥巴马指出,谁掌握清洁和可再生能源,谁将主导21世纪。

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巨额经济刺激计划是一套以优先发展清洁能源、应对气候变化为内容的绿色能源战略计划,把发展新能源作为增加就业岗位、摆脱经济衰退和抢占未来发展先机的战略产业。他们计划在未来3年内可再生能源产量增加1倍,2012年占发电比例提高到10%,2025年增至25%。

有分析人士预言,奥巴马的新能源政策或许会如同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一样,将彻底改变了此后10-20年世界发展的面貌。美国的新能源战略将是世界能源革命的开始,由此催生经济增长模式的重大转变,势必会给美国乃至世界能源和经济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除美国外,许多国家也都把发展新能源作为应对金融危机、扩大就业、抢占未来制高点和防止气候变暖的重要手段。欧盟各国则在能源供给安全、可再生能源、能源税、能源技术、市场自由化、能源效率和能源战略储备等方面陆续制定了大量法律规范条例。新能源政策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耗费比例的20%。

中国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这场“新能源”变革之中。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的颁布,中国进入开发“新能源”的快车道。国家能源局6月初表示,即将出台《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我国风电、太阳能光伏及核电运行的总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1.5亿千瓦、2000万千瓦和8000万千瓦。

同时,对众说纷纭的新能源概念,能源局副局长刘琦也给出了解释,“关于新能源很难界定,各国的说法都不一。”而从能源科技的角度看,“替代矿物”能源的办法确实有很多种,中国此次写入新能源规划的有6种,它们被分为两大类,一个方面是关于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的能源。另一方面,对传统的能源进行技术变革所形成的新的能源,比如说对煤炭清洁的高效利用,比如说车用新型的燃料,以及智能电网。

生物质能

生物质能主要应用有生物柴油、燃料乙醇、生物质发电、沼气发电、垃圾发电等。受限于原材料过于分散和制造工艺的缺陷,生物质能的成本一直偏高,并没有形成大规模效应。而且在经过了几十年的探索后,国内外许多专家都表示这种能源方式不能大力发展,它不但会抢夺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加剧粮价上涨和贫困国家的饥荒风险,更将会导致社会不健康发展。因为生物质能尤其是能同汽油混合使用的乙醇和生物柴油主要从玉米、甘蔗、黄豆及油棕等农作物中所提取。

当下的生物燃料行业早已没了前几年的意气风发。困扰整个生物燃料行业发展的问题是,除了国家补贴之外,目前似乎很难找到太好的盈利方式。

截至目前,国内有5个燃料乙醇项目,分别是黑龙江华润酒精、安徽丰原生化、吉林燃料乙醇、河南天冠和中粮广西木薯项目。即使是国内最大的燃料乙醇生产企业之一丰原生化(由中粮控股),也必须依靠国家补贴才能勉力而为。在“与民争粮”的争议声中,人们发现燃料乙醇消耗的资源(如土地、化肥、环境污染等)比其所能提供的还要更多——在我国一般是3.5吨玉米做1吨乙醇,在生产过程中需要0.6—0.8吨煤。据研究数据显示,用玉米制乙醇对能源开发和减排CO2贡献甚微。而中国玉米价格却在过去两年来上涨了40%。相关专家更是指出,只有在石油价格保持在80—90美元/桶的区间时,作为替代能源的生物燃料才会有优势。

在摒弃了玉米、小麦作为乙醇燃料的初级阶段之后,人们又将视野投向了薯类和甜高粱。但与生产1吨燃料乙醇仅需3.3吨玉米原料相比,18吨甜高粱过高的成本运输令企业难以承受。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任东明认为,燃料乙醇原料供应不确定,存在供应风险(价格上涨、供给的季节性、运输问题、种植结构调整等),刚性需求对应柔性供给。“传统非粮作物作为乙醇原料比较竞争优势不明显。”现在,人们又认为以秸秆等农业废弃物为主要原料的纤维素将是燃料乙醇的发展方向。不过如何降低成本、真正实现大规模商业化仍然是一个难题。

太阳能

毫无疑问,中国光伏发电潜力的确非常巨大。统计显示,中国现有大约400亿平方米建筑面积,屋顶面积40亿平方米,加上南立面大约50亿平方米可利用面积,如果20%安装太阳能电池,可以装100GW。此外,中国有着大片的沙漠、沙漠化土地和潜在沙漠化土地,总计约120万平方公里。1平方公里土地可以安装40MW太阳能电池,2%的荒漠即可安装1000GW,是中国当前电力装机的两倍。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有关研究预计,2020年中国大型荒漠光伏电站累计装机将达到200MW。

不过,国内的光伏发电市场并未启动起来。核心问题还是发电成本太高,影响了大规模推广。随之而来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太阳能发电的时间局限性导致了对电网的冲击,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成为能源界的一大困惑。

目前,全国已经建成100多个并网光伏发电项目,但仅有2个项目在2008年6月份刚刚拿到4元/kWh的上网电价,光伏发电的审批程序和电价核准程序也还不明确;此外,电力部门还没有真正接受光伏发电,由于光伏发电不连续的特点,电力部门认为只是增加了发电量,没有增加实际可调度的电力装机。

一个最具黑色幽默的例子是,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所长赵春江在自家屋顶安装太阳能光伏发电设备,作为全中国目前唯一一个自己发电并且与国家电网实现并网的家庭,从2006年底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电超过4000度。

这种情形在全世界太阳能发电推广最快的日本并不鲜见,它已经有超过1/6的家庭变成了“绿色家庭电厂”,并且享受政府补贴。但在中国,赵春江却不得不“付费”向电网送电。因为电力公司为了防范窃电,安装的全部都是正向运转的电表。也就是说,不管赵春江是从大电网里下载用电还是将太阳能发的电上传到大电网,电表的读数都在增加。

2008年中国太阳能电池产量达到约2600MW,占世界产量的32.9%,但当年中国的光伏安装量只有40MW,仅占全球安装量的0.73%,占国内太阳能电池产量的1.54%,这意味着,中国太阳能电池98%以上的需求都在国外。这个尴尬的结果也就意味着中国的太阳能产业“把清洁送到全世界,把污染留给了自己”。

4U生物科研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4U生物科研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图文推荐